不再顏射

近代學者蘇未克提出的「偏差」(deviance) 理論, 解釋了為什麼現今傳媒大多報導負面新聞。通俗點說, 其實這個理論認為, 人也是群體動物, 和其他群體動物一樣, 為了自身以至整體的安全, 須經常注意和監察周圍的"不尋常", 這種被稱為「偏差」(deviance)的"不尋常", 就是風聲鶴唳, 殺人放火強姦衝突這些負面的事件。
那麼我也嘗試以生物基因的觀點, 去解釋為什麼AV 對"顏射"和"潮吹"這玩意兒樂此不疲: 動物為了佔地和標示權力範圍, 就是以留下排泄物的方式來作昭示; 人類在性愛達到高潮的極致之際, 男方突然放棄傳宗接代的終極目標, 而改向女方顏面作最後的發洩, 其性行為目的顯然是基於向女方作佔領或統治的宣佈, 而且對外昭示男方完全佔有女方的最高統治權力。
反過來說, 女方被大幹而噴灑潮吹, 同樣是以遺留高潮的實體象徵, 來公開宣示"被佔領"的範圍。
四十歲以前, 我會顏射, 那一刻就覺得, 只有顏射才是"她真的屬於我"的終極證明。其實顏射是很折騰的動作, 近年來, 超過5小時的長途飛行也漸漸吃不消, 顏射已經舊調不彈很久了, 屬不屬於我也不再重要, 隨便有得幹就好!

標籤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