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歡手記 香港篇(八)

尋歡手記–香江篇

翌晨起來,我撒一泡早尿,龜頭經歷昨晚幾役結實大戰,也有點酸痛,不過.到大家樂吃了火腿雙蛋奶茶早餐,又在附近小店嘗了一碗熱騰騰的皮蛋粥和油條,又飽又暖,褲襠裡的小弟弟好像恢復了大部分的意識,而且開始豎立指揮我的大腦,再輾轉命令我的雙腳,該往哪個方向走。
 既試了骨場和K壓,我認為不能錯過最具香港特色的一樓鳳,當然那些黃底紅字招牌所標榜的什麼住家少婦、學生妹,基本上可以不必認真,因為大字招牌上的巨波蓮,應門的很可能是一只瘦皮鶴,要較真的話你已經輸了,反而我抱著無為的心態,卻隨時出現驚喜,去一樓鳳,該享受的是「大眾化」的快餐味道,既專業又方便、划算。
 我隨便找了一個包玩三味的招牌,肆無忌憚地按電梯,儘管自己生於斯長於斯,這十多年在北美打拚,已然把我改造成一名過客,我不必在意誰的目光,甚至嘗試以另一角度,去享受我曾經厭惡的一切事物。
 應門的是一個明顯睡眠不足的、有點像藝人汪x荃的三十來歲少婦,房子內是神秘的紅燈,擺放很多神像,慈航觀音大肚佛大小都有好幾尊,我問三味如何玩法,少婦邊整理床舖邊道:「當然是吹鋤鑽,你第一次嗎?」
 噢,吹當然是口交,鋤是性交,那鑽,自然是傳說中的毒龍鑽,也即是舔肛菊。(待續)

標籤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