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禁城的黃瓜(1)

隨著故事主人翁和朱莉開始修煉至情至色心法, 北美尋歡手記即將告一段落, 現在, 讓我們跳過一點時空, 故事到了2005年初……[紫禁城的黃瓜]掀開帷幕:

“10,即日遷總部大樓行政層c室, ……14,Mercedes Benz S500行政專車……18,克里夫蘭區兩房公寓連車位……22,……"。
每念到升職合約上細項的數字,李律師的嗓門總像鴨屁股溜個油彎,手上萬寶龍墨水筆一句一顛的,比指揮交響樂團還要讓人眼花撩亂。
業務副總經理,執行董事,"老佛爺"身邊的"大紅人",這些名銜和寄生於權勢的好處,就像李律師迴盪在這所海景公寓的聲音一樣空洞。
百年功德,原是春夢一場,千秋偉業,灰飛於彈指之間,有誰會想到,五里之外立於高峰不倒的總部大樓,不出三年,竟成為大陸豪客腳底下的掃貨天堂?
李律師著意清了清嗓子,我才回神發現,他已經緩緩又有點過份小心地收起那米白公文,手上的萬寶龍也握得正正的,不顛了。"在這兒簽名吧。"
這一年,剛踏進公元2005,開完會的金董,癱在按摩椅上頭痛欲裂。"你我同在總部共事,不必拘禮,再說,我這快退休的董事會主席,給你這新晉執董幾套景泰藍,也是咱們同事平常相贈之雅物,呵呵,柏克萊一役,也幾乎是四十年前的事了,那身子骨……"。
我知道, 金董又要從收購柏克萊有功,晉身執行董事說起了, 看著他搖頭擺腦, 四字一頓六字一句, 我跳起來緊緊握住他的手: “金董,夫人她……。"
“什麼?"
我鬆手, 輕輕地撫著他白金領帶夾子: “金夫人的事……。"
“好了,你,她,都是年輕人嘛……",金董森森的眼神, 滿載著男人六十的痛楚:"年輕人就會幹出點年輕人的事兒, 又怎麼了?",忽然, 他一把抓住我的腹股溝有點過勞的部位,哈哈大笑。
這一夜, 我沒有告訴他金夫人的故事, 我在金董床上的所作所為, 在這位掌著落日旌旗的孤臣面前, 是如何的大逆不道?

七天後,金董一病不起, “老佛爺"連稱再造玄黃, 親臨禮堂致詞。
隨著他的棺槨沉沉滑落墓穴, 我的秘密, 現在只有一個半人知道, 一個, 是"老佛爺"池欣,半個,是她乾兒子江恕。
一切, 要從康友維說起。
(待續)

標籤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