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歡手記 最貴一炮

( 尋歡手記 北美篇 第四十一話 )

人類有時候真是一種很賤的動物: 不見棺材不流淚, 得些好意便忘形。
在Emily之後, 我偶爾會吃散餐, 或呈手足之淫, 或飽口舌之慾, 竟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吃過主菜全餐。
有一晚, 剛發助學金, 加上替教授髹油漆賺到一筆外快, 口袋有點什麼, 那話兒自然又伸長脖子嗷嗷待哺, 沒法子, 只好隨緣找雙溫柔的手來解決。
那一夜, 一個其貌不揚的西班牙裔女人, 手口並用很快把我導入狀態, 我靠著軟枕, 欣賞她的嘴唇順著我龜頭的形狀一張一合, 她手背在輕掃兩顆蛋珠, 偶爾托起袋袋搓舔, 最後以兩指環捏我的根部上下高速套弄, 就在她舌尖抵住馬眼的時候, 我爆漿了, 噗刺一聲在她臉頰留下一團潤膚美白乳液。
那一夜, 我有點迷糊, 首先,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把六百塊錢全塞進褲袋, 而最致命的是,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急著小便, 就在高潮後, 我褲子沒穿, 彈起來直衝廁所, 撒一大泡尿, 然後施然整裝出門。
我已經忘記她名字叫什麼, 但是我沒法忘記她驟變的臉色, 本來她要和我一起回市中心, 就在踏出房門一瞬間, 她原先還帶點笑意的臉風雲變色, 陰沈得像個惡女巫, 一閃身, 便把門關上。
如夢初醒, 我下意識手插褲袋, 那疊鈔票, 當然長了翅膀。
拍了好久的門, 軟硬兼施, 沒有回音, 然後, 走廊出現一個穿皮背心, 兩臂紋身的大鬍子, 顯然是她召來的保鑣, 我最後的機會, 就是企圖動之以情, 苦苦哀求只要求還我這個月的租金三百塊, 大漢冷冷地說"the short answer is NO"至少, 我學會這句英文, 儘管學費貴了些, 後來, 在職場上一個可惡的同業面前, 我終於有機會用上這一句, 感覺, 還真爽。

標籤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