姿勢的煩惱

( 尋歡手記 北美篇 第三十九話 )

自從有了Emily的電話, 我開始向鄰房的非洲人還擊, 你有你淫音, 我有我浪語, 儘管各懷鬼胎, 也沒有特意遷就, 卻奇蹟地沒有一次是同時進行。
為了省錢, 剛搬進來我只從救世軍慈善機構那裡檢一張舊沙發, 一物二用, 坐是它, 睡是它, Emily一進來就地正法, 蓬門今始為君開, 沙發兼可作陽台, 要是花不起我們互摸過過乾癮, 好在她不那麼計較, 有時候慾火焚心了, 我壓在她身上隔山打牛, 她也讓我在她腿上恣意磨蹭, 甚至在她混圓可愛的足裸留下濃濃白液。
當然她不可能經常到我房間, 為一解無法朝朝暮暮之苦, 有一次我央求留下Emily的白色三角褲, 夜深人靜時拿出來把玩回味, 聞著聞著就睡去了。
在性愛而言, 我和Emily有點背道而馳, 她總喜歡用狗仔式作最後衝刺, 認為這姿勢又深入又舒服, 往往能掀起高潮;而我偏好傳教士式作結, 沉迷於在迸射而出的剎那, 面對面緊緊擁抱那親蜜美滿的感覺。
最重要的是, 狗仔式是我的死穴, 每每她主動配合我的節奏, 搖撼撞擊發出拍拍拍的聲音, 我便忍無可忍曳兵棄甲一瀉千里, 為了逞能, 不得不事前打飛機一次, 但這樣一來, 旦夕操戈之下老二開始酸痛發麻。(待續)

標籤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